神秘诡异,步步惊心 || 十二背后:穿越油桐溪大地缝

来源: 黔浪网 全域旅游

这里是世界级保护植物珙桐的最大生长地,也是世界第二大黑叶猴栖息地,还是中国三大观鸟圣地之一。

神秘诡异,步步惊心 || 十二背后:穿越油桐溪大地缝

神秘诡异,步步惊心 || 十二背后:穿越油桐溪大地缝

在东经28度14分58.61秒,和北纬107度00分58.77秒相交的地方,有一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——莽莽苍苍的宽阔水原始森林。这里是世界级保护植物珙桐的最大生长地,也是世界第二大黑叶猴栖息地,还是中国三大观鸟圣地之一。这里潜藏着一处惊世奇观——油桐溪特大地缝,当地人叫它十二背后。2010年10月5日,由绥阳县文体广电旅游局组织的一支旅游资源考察队,深入原始林区,准备穿越这条从来没有人穿越过的神秘大地缝。

令人惊悚的故事

神秘诡异,步步惊心 || 十二背后:穿越油桐溪大地缝

神秘诡异,步步惊心 || 十二背后:穿越油桐溪大地缝

神秘诡异,步步惊心 || 十二背后:穿越油桐溪大地缝

在林区,一位老人曾企图阻止考察队的这次行动。老人说:“你们要穿越十二背后呀?我劝你们还是回去吧。它的入口在马夹岩,险得很,下都下不去。我生在这里几十年了,也没敢去过。上辈的老人们说,70年前,有几个人冒险下到马夹岩,想去穿越十二背后,结果有个人被巨蟒吞吃了。还有人说那里有个红爪怪物,有一次从消坑中出来,尾巴一卷,把消坑边的树叶全都卷到消坑里去了,吓都吓得死人。还有人在谷底看见过汤元那么粗,一米多长的特大蚯蚓。有一回,几个采药人相约去那里采药,结果全部神秘失踪。所以大家都说这个地方是个死亡谷,还有首顺口溜这样说:马夹岩,马夹岩,进得去,出不来。你们还是不去为好呀!”老人的话未必可信,但足够令人毛骨悚然。但尽管老人苦口婆心地劝说,考察队员们却仍然个个都希望能一探究竟,仍然决定穿越这个神秘死亡谷。

独摇石,摇不动考察队员的意志

[b]

[/b]

神秘诡异,步步惊心 || 十二背后:穿越油桐溪大地缝

早上8时,这支由记者、作家、摄影家、乡镇干部、向导组成的14人考察队,在绥阳县文体广电旅游局局长、摄影家杨进的领导下,带着一条绳子、一只皮划艇和一些食物及衣服,走进了原始林区。队员们走在山脊上,俯看沟谷,下面深不见底,全是绝壁,幽蓝幽蓝的,令人目眩神迷。山脊边有一块巨石立于悬崖之上,这是一块摇动石,人一推就会摇动,但却不能把它推下深谷去,十分诡异,当地人叫它独摇石。

考察队在山脊的密林中走了4个多小时,才找到一处勉强可以下谷的地方,可是在刺竹林中艰难地下了没多远,又遇到了下不去的悬崖绝壁。这里连向导都没有来过,向导们花了一个多小时,才找到一处稍缓些的地方。然后,队员们用绳子一个个吊下悬崖。下了悬崖,仍在林中穿越,而且更加步步惊险。一棵手臂粗的枯枝断落,打在一名向导头上,差点打晕了他。一块几公斤重的石头滚下来,砸伤我的左小腿和左腿的大脚趾,半年后才好完。有人不慎碰到了毒虫,手上被刺得火辣辣地疼痛。吐着信子的毒蛇也在树林间爬来爬去。

神秘诡异,步步惊心 || 十二背后:穿越油桐溪大地缝

到了下午3点半,考察队经过7个半小时艰苦而惊险的穿越,才终于下到了谷底——马夹岩。

谷底阴森森的,似乎周围的悬崖都在向人压来,总会使人感到渺小和脆弱。站在谷底举目四望,全是刀砍斧削般的陡岩,有的掩映林间,有的耸立林上。有一根高大的石笋,像一只怪鸟俯瞰深谷。从绿树的缝隙间向上游望去,一处洁白的山岩特别显眼,如不细看,会误以为那是一团带着妖气的云雾。

神秘诡异,步步惊心 || 十二背后:穿越油桐溪大地缝

在谷底稍事休息后,考察队沿着沟谷向下游方向走去。沟谷不宽,有的地方几米,最宽的也不过十余米,两岸都是壁立的悬崖,有的悬崖被雨季形成的瀑布冲刷得光溜溜的,人站在下面,就像一只蚂蚁面向一幢高楼一样,会感到无形的威压。

若遇沟谷转弯,百米悬崖挡在前面,会给人一种“山重水复疑无路”的感觉。

在沟谷中穿行,不闻鸟鸣,不闻兽嚎,有的只是偶尔遇上的深潭,或不时自草丛中钻出来的毒蛇,令人毛骨悚然。

露营谷底

[b]

[/b]

神秘诡异,步步惊心 || 十二背后:穿越油桐溪大地缝

在沟谷中艰难地走了两个多小时,我们来到了地缝入口处,时间已近下午六时,天在渐渐黑下来,考察队只好就地宿营。

往前是窄而险的地缝,两边是高耸的悬崖。右边的悬崖上,一道瀑布悬垂而下,高达上百米。考察队就宿营在这险峻而狭窄的沟谷中。队员们在一地的乱石上燃起一堆篝火。一只小铁锅支起来,一次一次地煮着面条,大家还是早上六时吃的早餐,经过了整整一天的急行军,这时候早已人人饥肠辘辘。有的人饿疼了胃,只得赶紧服药止痛。

为防毒蛇在夜间出来咬人,队员们在宿营地周围洒上了据说能驱走毒蛇的雄黄酒。

由于没带帐蓬,队员们只好天当被子石当床,一个个倒在乱石上就开始睡觉。

说是睡觉,其实石头硌得人生疼,是很少有人能真正入睡的。仰躺着睁开眼睛,头上的天空被山峰切割成一小块,形似一只雄鹰俯冲而过。耳边听到的是瀑布那如天降暴雨般的声音。到了半夜,彻骨的寒冷使队员们受不了,又爬起来围着篝火取暖。几个向导还找了些野生的草本植物煮着,当茶喝。由于向导们也不曾去过地缝,在那儿悄悄议论,说家里还有老婆孩子,千万别出什么事。这让我们的心也高高地悬了起来。

夜这样慢慢地过着,大家都在为明天是否能顺利穿越地缝而担心和焦虑。

天快亮时,本来晴朗的天空,却莫名其妙地下了一场不大的雨,给考察更增添了许多未知数。幸而雨量不大,雨时也不长,没有带来太大影响。

神秘诡奇,步步惊心

[b]

[/b]

神秘诡异,步步惊心 || 十二背后:穿越油桐溪大地缝

早上8时,向导们砍来两根木棒,准备出发,却发现皮划艇最外层的气门芯坏了,只能打两层气,原本可以载4人的,这下最多只能载两人。这件事,又在大家的心上增添了一层阴影。

 刚进入地缝,就是一道小瀑布,虽只约3米高,但也给考察队带来了不小的困难。向导将木棒插进水潭,又把皮划艇放下去,才一个个爬着木棒下去,划过水潭。

越往前走,地缝越阴森,瀑布越高峻,水潭越深险,有的地方还有巨大的悬石夹在石缝间,悬在我们头顶,真是处处让人心中打颤。由于地缝只有1-2米宽,两边的石壁高达几十米,甚至上百米,所以地缝中很难见到天空,光线不太好,加上弯来拐去,嵯峨而不规范,所以有的地方还需照一照手电筒,才能看见。

神秘诡异,步步惊心 || 十二背后:穿越油桐溪大地缝

考察队只有一条几十米长的绳子,大家依靠绳子从一道瀑布上吊下去,是不可能把绳子留在那儿的,而取走绳子,又等于是绝了后路,没有谁能再爬上瀑布沿路返回。而前路能不能走出去,也完全是未知数。

一道瀑布接一道瀑布,一个深潭连一个深潭。瀑布有的几米高,有的十几米高;深潭有的十几个平方米,有的二三十个平方米,有的一米多深,有的二三米深。队员们胆战心惊地从瀑布上吊下去,又心惊胆战地趴在皮划艇里渡过深潭。每前进一步,都要耗费极大的体力,都要冒着极大的危险。稍不留意,就有坠下瀑布摔死摔伤的可能。即使稍缓的缓冲带,也是溪水“霸道”,没有人下脚的地方。

队长杨进是军人出身,虽已50岁了,大我3岁,是最年长的一个,但他总事事带头。当向导刚弄好绳索和皮划艇,他就身先士卒,第一个吊下瀑布,渡过深潭。尽管弄得满手是伤,也一直坚持走在最前面。

后来杨进说:“我们进行在地缝中,如果水流潜入地下,如果地缝突然窄得不容一人穿过,如果遇到一道特别险陡,没法下去的瀑布,我们就只能困在地缝中了。那情况将是:没有食物,体力消耗大,很难坚持往前走;如果天黑下来了,大家只能在水里站着‘睡觉’;只要一下雨,地缝中很快就会洪水涛涛,那么我们每个人都将难逃厄运。我真的是捏着一把汗啊!”

宽阔镇武装部部长高联友,44岁,小我3岁,在考察队中,年纪也是较大的,他一直走在队伍的最后面,默默地保护着每一个队员,默默地把大家无意中丢下的一小点垃圾捡起来背走。

高联友后来说:“那时,我们已经走入绝境了,一旦前面出不去,所有的人都很有可能难以生存下来,因为根据天气预报,当天晚上就将下雨,情况是相当严峻的,我们每个人的脸色都十分凝重。我作为负责保障工作的武装部长,队员们的安全是我最揪心的事情。所以我不得不走在队伍的最后面,只有在保证每个队员都顺利地吊下瀑布、渡过深潭,我才能最后吊下瀑布。”

向导之一的杨安文,是当地一个生产小组的组长,曾经拿出自己多年的全部积蓄7万元,为家乡修通了一条简易公路。他一直冲在最前面,遇到每一道难下的瀑布,都是他先下去,把绳子和皮划艇弄好,才让大家一个一个接着下去,而且他总是站在最危险的地方保护着大家的安全。

杨安文后来说:“我是当地人,又常年在山上采药,比较熟悉情况,有一定的攀登经验,在这样的时刻,我就是应该走在前面,坚定大家的信心。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撕开死亡谷的迷雾,完成这次艰难的考察任务。”

大家就这样你拉我一把,我帮你一下,默默地下了一道瀑布又一道瀑布,渡了一个深潭又一个深潭。还不时有人掉落潭中,发出阵阵惊呼。

 高高低低的瀑布下了不少于20道,深深浅浅的水潭也渡了不少于20个。在地缝中行进了9个小时,到下午5时,考察队终于下完了最后一道瀑布,穿出地缝的第一个出口,与前来接应的人会合了。大家为撕破了“死亡谷”的神话而欢呼雀跃。吃着当地村民翻山越岭送来的饭菜,人人都激动不已。

归来的生死兄弟

神秘诡异,步步惊心 || 十二背后:穿越油桐溪大地缝

吃罢饭,我们又在密林中爬着陡坡,因为只有翻过山脊,才能回到林区公路上,乘车返回。我们打着电筒在林中爬着,我已成强弩之末,实在爬不动了,一个年轻记者给我背了一些东西,减轻了我的负担;高联友部长一直跟在我的后面,见我向下滑的时候,总是默默地伸出双手撑住我的脚后跟。他们对我的帮助,使我感动不已。到了晚上10时左右,终于翻过山脊到了公路上,看见了前来接我们的越野车。

我们穿越的,仅仅是油桐溪大地缝四段中的第一段。我估计,要穿越整条地缝,至少还需要五天时间。这次,为了保护摄像器材和照相器材,在水大、瀑布险峻的地方,我们只有把器材放进密封袋里。所以,那些最为险要的景观,那些最为惊险的瞬间,都没有能够记录下来,不能不说是最大的遗憾。

深夜零点,我们到了宽阔镇上,那里有酒肉等着我们。我们一边狼吞虎咽地吃喝着,一边很激动地说我们都是生死兄弟了。

失败的前奏曲

神秘诡异,步步惊心 || 十二背后:穿越油桐溪大地缝

 

其实这是我们这支考察队对油桐溪大地缝的第二次考察,在当年的清明节期间,我们就有过一次失败的考察。

那一次,考察队选择了从油桐溪下游溯源而上。油桐溪下游,也是一处美丽、壮观、神秘、诡异的大峡谷。悠悠的密林,清清的溪水,哗哗的瀑布,险峻的地缝出口,无不令人神往不已,但队员们只能在溪水里向上游艰难地行进,他们的半身衣裤都被溪水浸湿,冷得身体有些僵硬,还不时会滑倒,一部摄像机和一部照相机都因人的滑倒而掉到水里成了“废物”。就这样行进了4个多小时,来到地缝出口,然后乘着一个向导扎的筏子渡过一个狭长的水潭从谷门进入,刚见到地缝的模样,就遇一道瀑布阻路,没法爬上去,考察队只好沿路返回,结束了第一次考察。

一首《关河令》

 

我们的考察队成功穿越油桐溪大地缝——十二背后中的一段,获得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,拉开了油桐溪大地缝探险与科考的序幕,掀开了旅游开发的新篇章。油桐溪大地缝的其余几段尚未有人穿越,还有数不清的秘密未揭开,诸如大地缝的成因等科研课题,也期待着科学家们作进一步考察。但我们有理由相信,不久的将来,油桐溪大地缝——十二背后,不会再是死亡谷,而将以极高的科研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,展现在世人面前。

后来,笔者填了一首《关河令·油桐溪大地缝探险》词,发表在《当代诗词》上,今天,笔者就以这首词来为这篇考察记作结吧。

疑似巨神悬大斧,劈在山深处。裂痕诡奇,藏多多瘴雾。

轰隆隆尽瀑布,绿莽莽龙潭无数。令尔惊悚,猴猿都却步。

相关推荐
  • 黔南:积极构建城市文化地标与文化软实力

    黔南:积极构建城市文化地标与文化软实力

  • 梅尔诗选 ‖ 以诗歌见山水,双河溶洞组诗!

    梅尔诗选 ‖ 以诗歌见山水,双河溶洞组诗!

  • 盘点荔波的“网红”时刻:点进来看,2019年荔波旅游多火爆?

    盘点荔波的“网红”时刻:点进来看,2019年荔波旅游多火爆?

  • 厉害了!三都水族马尾绣代表传承人登上央视并获奖

    厉害了!三都水族马尾绣代表传承人登上央视并获奖